通知公告
您所在位置 > 首页 > 师生风采 > 学生作品
初识三毛缘于《撒哈拉的故事》
日期:2018-04-19 16:28:18  浏览量:164


    喵了一眼手表,1351。离值班时间只剩下9分钟,我飞快地往图书馆跑,在漫长和苦涩的值班过程(得益于我经常提前高效率完成相关工作),我想通过看书来消磨时间。时间不允许我在图书馆精挑细选有趣的悬疑推理小说,我随手拿了桌上一本三毛的《撒哈拉的故事》就往图书馆门口跑,也是这次阴差阳错,让我彻彻底底爱上了三毛。

乍暖还寒的三月,悄悄褪去冬日的冰凉,缓慢换上四月艳丽的衣裳,这便是三毛降生的季节。重庆,黄桷垭是三毛爱与伤的始发站,见证了她生根、发芽、结果的全过程。

“生命不在长短,而在于是否痛快活过。”这是三毛常说的话。这也是最勇敢潇洒、最真性情的三毛。沙漠一直是三毛心中的梦,当她看到第一张撒哈拉沙漠的照片,感应到前世的乡愁,于是决定搬去住,并且和苦恋自己6年的荷西在沙漠结婚。那片荒凉、孤寂的沙漠,成为了三毛和荷西爱的交融点,也是三毛最难忘的旅程。

三毛沙漠的小屋,每个月需缴纳约七千台币的房租,房子狭小,放置一张大床后几乎再没有多余的空间。地面是水泥地,高低不平。墙体由空心砖建成,连石灰粉也未曾涂抹。不透亮的灯泡孤零零吊着,数不清的苍蝇停留在灯绳上,像是给那单调的装饰添加了几分生气。厨房约四张报纸大小,水槽脏污且开裂。这便是三毛在沙漠的新家。

安睡在沙漠的第一夜就让三毛此生难忘,与白天炎热相比,撒哈拉夜晚的寒冷更让人难以忍受,如同一个温和之人忽然间暴跳如雷,让人战栗不已。

经济落后的撒哈拉人,观念、道德和交际程度也会截然不同。在这种生活环境,常常和三毛擦出亮丽火花。三毛的邻居对于三毛的一切物品都感动十分好奇,包括衣服、鞋子、口红、眉笔,甚至对四个铁脚支起的“床”也极其新鲜。

三毛为人大方,对友邻视如亲人,但乐善好施的品行也常常给她带来麻烦。每当邻居妇女到三毛家来访时,家中便如遭遇扫荡一般。尽管她们不认识几个字,但却认得当时流行的众多明星。倘若她们在杂志上看到酷爱的图片,便会毫不犹豫地撕走且不打任何招呼。邻居家的小孩,每天到了吃饭的时候就向三毛借取刀叉,日子一久,三毛感到厌烦,干脆买一套送给他,叫他不许再来。没过几天,孩子又来借刀叉,因为他妈妈说那套刀叉是新的,要收起来。无奈之下,三毛只好再借给他。

撒哈拉人不拘小节,常无视他人物品的归属感。邻居把羊放到三毛屋顶上,导致玻璃天窗多次破碎,破了屋顶还需要自己掏钱修理,尽管荷西表示如有下次,就把羊杀了吃掉。不料,羊踩碎了屋顶的塑胶板,火冒三丈的荷西把羊绑在柱子上,羊却把三毛辛苦栽培的九棵盆景上的二十五片叶子全吃光了。但心地善良的三毛和荷西最终还是把羊送回去。

三毛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却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。在那片黄色的土地上,却能过着五颜六色的生活。我对三毛的喜欢,不是狂热的迷恋,不是一时的热情,不是盲目的模仿,不是肤浅的崇拜。喜欢她活得很自在,不随波逐流,只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金融1712吴梓榕 曾雪凤

 

点击数:164收藏本页